搜 索
您的位置:首頁>消費維權
字號:
“討債行動”被指超出社會團體和企業業務范圍
發表時間:2019-06-17 13:41:00來源:法制日報

摘要提示:社團組織、企業受人之托向國營企業討要欠款,并發送“限期繳納催收令”“信用失信懲戒公示函告”,還揚言要把國營企業及其法定代表人列入黑名單,作出信用處罰。日前,這起發生在廣西的討債行為頗為引人關注。

  “討債行動”被指超出社會團體和企業業務范圍

  發送限期繳納催收令信用失信懲戒公示函告

  □ 本報記者 莫小松

  社團組織、企業受人之托向國營企業討要欠款,并發送“限期繳納催收令”“信用失信懲戒公示函告”,還揚言要把國營企業及其法定代表人列入黑名單,作出信用處罰。日前,這起發生在廣西的討債行為頗為引人關注。

  那么,社團組織和企業對外是否具有討債權力和信用處罰權力?對此,《法制日報》記者進行了深入采訪。

  社團組織接受委托

  發催收令討要欠款

  1月30日,廣西信用促進會和廣西數據元信用認證評級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數據元公司)接受盧玉梅的委托,聯合向廣西建工集團第一建筑工程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一建公司)發送“商賬催收欠費限期繳納催收令”,認定一建公司存在惡意拖欠行為,并限期還款。聲稱若不滿足其還款要求,就直接把一建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列入黑名單,且作出信用處罰。

  2月18日,廣西信用促進會和數據元公司向一建公司及其主管單位廣西建工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分別發送“信用失信懲戒公示函告”和“關于監督廣西建工集團一建公司信用失信的函”等,指責一建公司黨組織“涉嫌失職瀆職”,要求主管單位約束一建公司的失信行為。

  2月19日,廣西信用促進會和數據元公司又以“信用失信預警令”和“失信懲戒函”的形式,分別在其自辦的網站和App等媒介上宣揚一建公司惡意拖欠款項,以及所在黨組織存在嚴重的失信行為。

  面對這一連串討債行為,一建公司于2月23日,向廣西信用促進會和數據元公司復函闡明自身立場。

  2月25日,又向南寧市市場監督管理局去函,反映數據元公司未經辦理變更登記和相關審批而違法開展經營活動問題,要求予以吊銷營業執照。同日,向廣西民政廳去函反映廣西信用促進會超出業務范圍違法開展經營活動的問題,要求依法撤銷登記。

  3月5日,一建公司在某中央媒體上發表聲明,強烈譴責違法討債行為,要求相關單位停止侵害,消除影響。

  是否擁有討債功能

  成為各方爭論焦點

  廣西信用促進會的注冊地為南寧市高新大道東段25號科技孵化大樓5樓502-2室。然而記者實地采訪時看到,這里并不是其辦公所在地,而是另外一家公司。后經輾轉聯系,記者來到了其負責人位于某小區里的辦公地點。

  廣西信用促進會負責人解釋說,《廣西信用促進會章程》第六條第一款明確寫有商賬催收、信用監督、投訴處理等,故有權依法接受委托處理一建公司欠款事宜。這名負責人還介紹了促進會曾經監督處理過的一些案例,并稱促進會在依法開展信用監測監督稽查業務時,針對公檢法司、黨政部門等公權力機關的失信行為,不論被監督對象官階多高,都采取零容忍態度。

  一建公司認為,欠債還錢是理所應當的事情,但一建公司是否與盧玉梅存在借款關系或其他法律關系,欠款數額又是多少,是否存在失信行為,是否應列入黑名單及作出其他信用處罰等問題,應由有權機關依法認定或決定。

  一建公司稱,廣西信用促進會和數據元公司作為社會團體和企業法人,業務范圍僅限于信用理論研究、培訓教育等。因此,廣西信用促進會和數據元公司無權認定一建公司是否存在惡意拖欠行為,無權行使公權力認定一建公司及所在黨組織存在嚴重失信行為,無權行使公權力將一建公司列入黑名單,更不能在自辦的網站等媒體上大肆傳播損害一建公司的言行。一建公司將采取必要的法律手段,以維護公司的合法權益。

  據廣西民政廳有關人員介紹,廣西信用促進會在民政廳登記,但業務主管單位是自治區社科聯。關于促進會的具體業務職能,建議向社科聯了解。

  廣西社科聯一位領導告訴記者,“商賬管理”可以受托做做賬,管管賬;但絕不能討債,不能亂來,要嚴格按照登記的業務范圍辦會。

  采訪中,南寧市市場監督管理局有關人員給記者復印了一份數據元公司的營業執照,顯示其經營范圍有“商賬管理”業務。但對于記者提出的“這家公司是否擁有討債功能”的問題,并未作答,只是稱如果有人投訴,他們會進行調查處理。

  隨后,記者來到數據元公司的注冊地址采訪,但此處只有一家地產評估有限公司。

  失信標簽不可亂貼

  應當遵循法治原則

  就本案涉及的法律問題,廣西通誠律師事務所律師林鑄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涉案的廣西信用促進會屬于社會團體組織、非營利法人,數據元公司則屬于公司組織、營利法人,它們僅對組織中的內部事務擁有“權力”。其業務范圍主要限于信用認證評級評估服務評審、征信服務、信用監督、信用檔案建立與管理,包括商賬管理等業務。

  林鑄認為,涉案的兩家單位接受委托開展的一系列所謂“討債行動”,已超出了社會團體和企業依法應有的業務范圍。兩家單位向一建公司發送“商賬催收欠費限期繳納催收令”,采用“限期繳納”“某某令”“黑名單”等用詞,把自己錯誤當成了審判機關;發送“信用失信懲戒公示函告”,采用“處罰”“懲戒”等用語,把自己錯誤當成了行政執法機關。這些行為因為違反法律規定,主體不適格,是當然無效的。

  此外,向一建公司上級主管單位廣西建工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發送“關于監督廣西建工集團一建公司信用失信的函”,指責其黨組織“涉嫌失職瀆職”。不難看出,兩家單位是想當然地給自己“賦予”了黨內領導管理權,這也是絕對錯誤的。

  林鑄稱,以“信用失信預警令”和“失信懲戒函”的方式,分別在其自辦的網站和App等媒介上宣揚一建公司惡意拖欠款項,以及所在黨組織存在嚴重的失信行為。毋庸置疑,未經審判機關或仲裁機構裁判,擅自披露和曝光商業秘密,詆毀他人名譽的行為,就是對社會監督權利的濫用。

  一位法律專家也指出,在推進社會信用體系建設上應有上位法支持,遵循法治原則,提高合規性審查水平,維護社會信用體系聲譽,充分發揮其正向價值,失信標簽不可亂貼。信用懲戒雖然有效果,但制度適用必須有原則。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 [京ICP備05004340號-1]
加拿大快乐8开奖走势图